• <tr id="rwv5e"></tr>

  • <optgroup id="rwv5e"></optgroup>

     首頁 >> 管理學 >> 公共管理
    【穩中求進@高質量發展】以新型城鎮化為引擎 助推城鄉高質量融合發展
    2022年08月23日 17:0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胡俊生 字號
    2022年08月23日 17:0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胡俊生
    關鍵詞:新型城鎮化;高質量發展

    內容摘要:

    關鍵詞:新型城鎮化;高質量發展

    作者簡介:

      編者按:8月9日起,由中央網信辦網絡傳播局主辦,江西省委網信辦、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網信辦、江蘇省委網信辦、湖北省委網信辦和中國經濟網共同承辦的“穩中求進@高質量發展”網絡主題宣傳活動,組織相關媒體記者先后深入江西、江蘇、湖北、內蒙古等地基層,開展蹲點式采訪,深入挖掘各地貫徹新發展理念、推動高質量發展的生動實踐,鮮活呈現十年非凡成就,講好中國故事。中國社會科學網受邀參加。

      今天分享的是延安大學胡俊生撰寫的“以新型城鎮化為引擎,助推城鄉高質量融合發展”一文。

      新型城鎮化是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由于不同農業人口群體在城鎮化中的處境不同,他們的城鎮化訴求也不盡相同,甚至有較大的差別,新型城鎮化正是要回應這些訴求,因此也叫“人的城鎮化”。2022年3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2022年新型城鎮化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面對國內外環境的新變化,把握新型城鎮化發展趨勢,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緊緊圍繞提高新型城鎮化質量的目標導向,從提高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質量、優化城鎮化空間布局和形態、加快推進新型城市建設、提升城市治理能力、促進城鄉融合發展等方面發力,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

      城鄉高質量融合發展,意味著穩定、均衡、可持續及公平、和諧增長,意味著需求與配置、投入與產出、分配與循環諸環節全要素的高質量。這兩項國家發展戰略各有側重,但目標相同,都是不再片面追求速度效率,而是更加注重質量公平,強調以人為本,特別關照弱勢區域、弱勢群體,謀求城鄉居民公平分享改革發展成果。

      實現“人的城鎮化”,讓離散家庭走向團聚

      當前,我國依然存在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質量不高的問題,促進農業轉移人口全面融入城市是城鎮化步入新階段的重要任務。我國的城鎮化大體上經歷了“土地城鎮化”“勞動力城鎮化”和 “家庭城鎮化”三個階段。在不太嚴格的意義上講,“家庭城鎮化”就是“人的城鎮化”,它要消化快速城鎮化所帶來的一系列有關“人”的問題,雖然需要足夠的時間和成本,但卻是城鎮化平穩前行、高質量推進必須要跨過的門檻。2021年末,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4.72%,而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僅為46.7%,中間有18個百分點的差距。同期我國人均GDP達到12551美元,我們的城鎮化率低于中高等收入國家67.59%的平均水平,更低于高收入國家80%的平均水平。橫向比較,我們的差距不僅體現在數量規模上,更在質量內涵上。

      縣城是我國城鎮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推進縣城建設,有利于引導農業轉移人口就近城鎮化,完善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鎮化空間布局?,F階段,我國到了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發展階段,今后一段時期是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破除城鄉二元結構的窗口期。推進縣城建設,既有利于適應農民日益增加的到縣城就業安家的需求,又有利于輻射帶動鄉村發展和農業農村現代化,也有利于強化縣城與鄰近城市的銜接配合。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人的城鎮化”讓人戶分離、親情離散的現象不復存在,讓“留守兒童”“流動兒童”成為歷史,讓千千萬萬的農民工家庭由長期分處兩地走向團聚,讓“候鳥族”變為城鎮常駐“新市民”,這是新型城鎮化需要完成的使命,是城鄉融合的重大課題,是高質量發展的目標預期。

      盤活土地資源,破解農民身份困局

      城鄉融合發展,本質上是以城促鄉,以城帶鄉??h城成為我國就近城鎮化和城鄉融合發展的關鍵節點,但弱項短板突出。在城強鄉弱基本格局未變的前提下,要使農民義無反顧離土離鄉,根本一條,就是要保證使農民既有利益不受損、未來利益可預期。進城沒有“懸空感、恐懼感”,留村沒有“挫敗感、失落感”。怎樣讓農村重新活泛起來,讓農民歡暢起來,消除他們“前怕狼后怕虎”的焦慮心理,是需要認真研究應對的問題。

      數據顯示,2021年底,我國城鎮常住人口為9.1億人。其中,1472個縣的縣城常住人口為1.6億人左右,394個縣級市的城區常住人口為0.9億人左右,縣城及縣級市城區人口占全國城鎮常住人口的近30%,縣及縣級市數量占縣級行政區劃數量的約65%。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為優化城鎮化空間布局和提升空間承載力夯實基礎。

      首先應盤活土地資源,促進要素流動,推動產權制度改革與要素市場化配置,依法保障農民的農村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受益分配權,健全“三權”市場化退出機制及配套政策,使農村土地資源要素進入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同時把農民的住房問題作為新型城鎮化建設中的一個特殊問題進行專題研討,制定專門行動計劃,并以最大的決心和魄力去解決。因為它是直接關乎農民進退去留的一項制度性變革。事實上,相當部分的入城農民長期游走于城鄉之間,扮演“兩棲人”角色。他們不愿離開土地,不過是給自己留一條退路,筑一道“安全保障墻”。政府要做的就是為放棄土地的入城農民提供安全保障,解除他們的后顧之憂。其次,應有計劃、有針對性地組織入城農民進行賦能培訓,讓他們適應城市經濟新業態、新技術、新門檻提出的新要求,憑一技之長在城市勞動力市場獲得就業機會,足以養家糊口。教育扶貧曾積累了不少扶智賦能成熟經驗,值得借鑒推廣。把傳統農民武裝成為具有新思想、新理念、新技能的新市民、新一代產業工人,第一要務就是培訓。這是政府應擔的重任??傊?,盤活資源,關注住房、關注就業培訓,把這兩項民生基礎工程解決好,才可能在保證城鎮化率穩定性的同時,提升城鎮化的內在品質。

      以公共服務均等分享,回應農民的普遍關切

      亞里士多德曾說,人們來到城市是為了生活,人們居住在城市是為了生活得更好。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中國城鎮化快速演進的歷程對此做了很好的印證。我國提出基本公共服務城鄉一體謀劃、一體建設、一體維護,增加公共服務在鄉村的供給,同時增加其在城市、縣城、小城鎮和鄉村之間的同步性,逐步提升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毫無疑問,這是城鄉一體化的目標所在,也是城鄉融合發展的目標所在。因為它直指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內核,回應農民的普遍關切,牽涉這一群體對生活的滿意度、獲得感、幸福指數。政策制定力求周全,政策執行可以優先。依筆者之見,基于發展趨勢、民眾訴求及公平正義,教育理當成為推進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四大內容板塊中的優先選項,找準切入口,化解風險點,拉伸共享鏈。當前,各級政府投入更多的精力、人力和財力,正在集中辦好三件事,充分發揮教育在城鄉融合高質量發展中的催化劑、黏合劑、助推器作用:一是努力擴大城區(主要指縣城所在地)教育資源,讓已經和將要入城的農村孩子有學上;二是創新體制機制,讓優質教育資源無差別、全覆蓋、同城共享,讓入城孩子上好學;三是逐步剔除附著在戶籍制度之上的一切拒斥性、歧視性阻障,讓入城的農村孩子真切感受到“城市讓教育更美好”。

      高質量發展本身就包含著民眾對發展的心理感受與認知體驗。未來我國仍將有約4億左右的人口生活在農村,推動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銜接共振,要以縣域為基本單元推動城鄉融合發展。逐步推進城鎮公共服務向鄉村覆蓋、推進城鎮基礎設施向鄉村延伸、扎實開展改革試驗、推動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促進城鄉要素雙向自由流動和公共資源合理配置,為農業農村現代化提供制度保障。

     

      【本文系延安市社科基金2022年專項“延安城鄉融合發展研究”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貉影泊髮W)

     
     
     
     
    作者簡介

    姓名:胡俊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